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仁寿山人 的博客

我想我写\我写我想

 
 
 

日志

 
 
关于我

姓王,字豫慎,号仁寿山人、知足堂长乐人。为南北结合的产物,刚柔相济的性格,通情达理的处事,言而守信的为人.积极向上的状态,求新求变的渴望.与时俱进年过半百的青年.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最爱季老“三真”  

2009-07-29 12:37:39|  分类: 感悟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最爱季老“三真” - 仁寿山人 - 仁寿山人 的博客(原创)最爱季老“三真” - 仁寿山人 - 仁寿山人 的博客

最爱季老“三真”

 

“真实、真切、真情”是季羡林的处世原则,也是世人的学习楷模。

一、“真实”

季老在其为自选集所做的序言《做真实的自己》一文就这样说道:“在人的一生中,思想感情的变化总是难免的……我主张,一个人一生是什么样子,年轻时怎样,中年怎样,老年又怎样,都应该如实地表达出来。在某一阶段上,自己的思想感情有了偏颇,甚至错误,决不应加以掩饰,而应该堂堂正正地承认。这样的文章决不应任意删削或者干脆抽掉,而应该完整地加以保留,以存真相。在我的散文和杂文中,我的思想感情前后矛盾的现象,是颇能找出一些来的。比如对中国社会某一个阶段的歌颂,对某一个人的崇拜与歌颂,在写作的当时,我是真诚的;后来感到一点失望,我也是真诚的。这些文章,我都毫不加以删改,统统保留下来。不管现在看起来是多么幼稚,甚至多么荒谬,我都不加掩饰,目的仍然是存真。”

季老对待自己的作品是这样,对待自己的生活也是如此。

季老有一个比他大四岁的老婆,识字不多,没有文化,“一辈子也没有看过任何一部小说,别的书更谈不上了。她没有给我写过一封信,她根本拿不起笔来。到了晚年,连早年能认的千八百字也都大半还给了老师,剩下的不太多了。因此,她对我一辈子搞的这一套玩意儿根本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有什么意义。她似乎从来也没有想知道过。在这方面,我们俩毫无共同的语言。”这是“真实”的。然而,她“在道德方面,她却是超一流的。上对公婆,她真正尽上了孝道;下对子女,她真正做到了慈母应做的一切;中对丈夫,她绝对忠诚,绝对服从,绝对爱护。她是一个极为难得的孝顺媳妇,贤妻良母。她对待任何人都是忠厚诚恳,从来没有说过半句闲话。她不会撒谎,我敢保证,她一辈子没有说过半句谎话。如果中国将来要修《二十几史》,而其中又有什么"妇女列传"或"闺秀列传"的话,她应该榜上有名。”这也是“真实”的。

1935年,原本想出国一、二年镀镀金是,一去碰上了二次世界大战,留德十年。 季老“在哥廷根住了不是三宿,而是三宿的一千二百倍。留恋之情,焉能免掉?” 在德期间,对一名校友有了好感,这位“伯恩克小姐是高材生,会的语言很多。专就斯拉夫语而言,她就会俄文、捷克文、南斯拉夫文等等。这是她的主系,并不令人吃惊。至于她的两个副系是什么,我忘记了;也许当时就不知道。总之是说不出来了。她比我高几年,学习又非常优秀;。。。。。。”“她母亲个儿不高,满面慈祥,谈吐风雅,雍容大方。看来她是有很高的文化素养的。欧洲古典文化,无论是音乐、绘画,还是文学、艺术,老太太样样精通,谈起来头头是道,娓娓动听,令人怡情增兴,乐此不疲。下厨房做饭,老太太也是行家里手。”尽管母亲对他极有好感,女儿也有心嫁给他。季老当时内心的矛盾和挣扎难以形容,他发出了“悲哉”的哀叹。但当季老想到“留恋就让它留恋吧!但是留恋毕竟是有限期的。我是一个有国有家有父母有妻子的人,是我要走的时候了”他毅然决然地回国了,回家了,回到自己贤惠的妻子身旁,共度时光,一直到妻子病逝,季老也没有再娶再续。这也是“真实”的。这样的“真实”完全表达出季老的真实情感来了。

二、“真切”

只有“真实”的情谊,才会产生“真切”的情感。

季老回忆道:“1962年,老祖同德华从济南搬到北京来,我过单身汉生活数十年,现在总算是有了一个家。这也是德华一生的黄金时期,也是我一生最幸福的时候。我们家里和睦相处,你尊我让,从来没有吵过嘴。有时候家人朋友团聚,食前方丈,杯盘满桌,烹饪往往由她们二人主厨。饭菜上桌,众人狼吞虎咽,她们俩却往往是坐在一旁,笑眯眯地看着我们吃,脸上流露出极为怡悦的表情。对这样的家庭,一切赞誉之词都是无用的,都会黯然失色的。”“德华永远活在我的记忆里。”这样的情感谁还会不感到“真切”。

关于生死季老也有“真切”的述说。

“一个人除非被逼至绝境,他是不会轻易抛弃自己生命的。”

“ 我的性命本该在那场浩劫中结束,在比一根头发丝还细的偶然中我没有像老舍先生那样走上绝路,我侥幸活了下来,我被分配淘厕所,看门房,守电话,我像个患了"麻风"病的人,很少人能有勇气同我交谈,我听从任何人的训斥或调遣,只能规规矩矩,不敢乱说乱动。

  我活下来,一种悔愧耻辱之感在咬我的心。

  我活下来,一种求生本能之意在唤我的心。

  我扪心自问:我是个有教养、有尊严、有点学问、有点良知的人,我能忍辱负重地活下来,根本缘由在于我的思想还在,我的理智还在,我的信念还在,我的感情还在。我不甘心成为行尸走肉,我不情愿那样苟且偷生,我必须干点事情。二百多万字的印度大史诗《罗摩衍那》,就是在那段时期,那个环境,那种心态下译完的。

  我活下来,寻找并实现着我的生命价值……

   哲学家斯宾诺莎说过:“为真理而死不容易,为真理而活着就更难!”通过季老的述说,我们能更为“真切”地感受到,他的忍辱负重就是为了真理、为了思想、理智、信念、感情而活着的。

三、“真情”

“真情”既是相互关爱,相互怜惜,甚至是相互包容;也是相互的认同,相互理解和相互仰慕的真实情感的流露。

季老对同仁、一代老知识分子的“真情”的流露也是令人感动的。

“几十年过去了,回忆往昔岁月,依旧历历在目。中国的知识分子,尤其是老知识分子生经忧患,在过去几十年的所谓政治运动中,被戴上许多离奇荒诞匪夷所思的帽子。磕磕碰碰,道路并不平坦。他们在风雨中经受了磨炼,抱着一种更宽厚、更仁爱的心胸看待生活,他们更愿讲真话。

  敢讲真话是需要极大的勇气,有时甚至需要极硬的"骨气"。历史上,因为讲真话而受迫害,遭厄运的人数还少吗?

  我们北大的老校长马寅初先生,在1957年曾发表过著名的《新人口论》,他讲了真话。但到了1959年,这个纯粹学术探讨的问题,竟变成了全国性的政治讨伐。面对数百人的批判,老马拼上一身老骨头,迎接挑战。他曾著文声明:"这个挑战是合理的,我当敬谨拜受。我虽年近八十,明知寡不敌众,自当单身匹马,出来迎战,直至战死为止,决不向专以力压服而不以理说服的那种批判者投降。"马老很快遭了厄运。但他的精神,他的"骨气",为世人所钦仰、所颂扬,因为他敢于维护自己的信念,敢于坚持真话。他成为我们这一代知识分子的楷模。

  我国著名老作家巴金先生,对三十年前那场浩劫所造成的灾难,认真地反思,他在晚年,以老迈龙钟之身,花费了整整七年的时间,呕心沥血地写成了一部讲真话的大书《随想录》。这部书的永恒价值,就在于巴老敢于在书里写真话。

他对马老和巴金先生评述寥寥数语,但所表现出来的“真情”溢于言表。

季老对年青的一代关切之情,也如沐春风。

他说“我只有一点明白易懂简单朴素、几近老生常谈、又确实是真理的道理。我引一首宋代大儒朱子的诗:

    少年易老学难成,

  一寸光阴不可轻。

  未觉池塘春草梦,

   阶前梧叶已秋声。

  明白易懂,用不着解释。这首诗的关键有二:一是要学习,二是要惜寸阴。朱子心目中的"学",同我们的当然不会完全一样。这个道理也用不着多加解释,只要心里明白就行。至于爱惜光阴,更是易懂。然而真正能实行者,却不多见。

  这就是一个耄耋老人对你们的肺腑之言。

  青年们,好自为之。世界是你们的。”

  季老的“真”,不仅深深地感动着我,也深深地感动着中国,感动着亿万人们。。。。。。

 2009年7月11日晨8时50分左右,著名国学大师季羡林在北京301医院病逝。此篇小文仅算作对季老深切的追忆和怀念。

 

 

  评论这张
 
阅读(201)|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