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仁寿山人 的博客

我想我写\我写我想

 
 
 

日志

 
 
关于我

姓王,字豫慎,号仁寿山人、知足堂长乐人。为南北结合的产物,刚柔相济的性格,通情达理的处事,言而守信的为人.积极向上的状态,求新求变的渴望.与时俱进年过半百的青年.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同学情谊金石缘  

2011-09-26 09:39:53|  分类: 情缘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同学情谊金石缘 - 仁寿山人 - 仁寿山人 的博客
 

同学情谊金石缘

 

·    仁寿山人                再续前缘  

     于晓青是我五十年前的儿时同学,也是一直以来的好朋友。由于我们不在同个行业,联系自然不多,但年幼时的挚真情感还是一直留存着的。虽少有见面,但是至诚至爱的情感没有因为时间的流逝而彼此淡忘,真如他在贴吧里所说得那样,是”弥久弥深”的。。。。。。这次我们期待同学会的再次召开,我将特意刻了他的“晓青”名章和“大概斋主”的斋馆印送他,以传达久别重逢的心情。

     “晓青”印章的边款为:

     五十年前的同学,五十年后的好友,“三衙前先锋”再续前缘。

大概斋主印章的边款为:

                                     天地人通晓大概,

                                     知识界岂能全解;

                                     懂大概人有方向,

                                     悟明白内心超然。

          致“大概斋主”于晓青,辛卯年初秋,同学、好友王晓平刊

 

大概斋主2011-09-10 16:51:38[回复]
晓青启:晓平,余之总角之交。及长,交往莫逆于心,亲胜兄弟。
情义之缘,确实难得,童年天真清纯之情意,延续至今以致天长地久。我十分珍惜。
走向社会以后,虽然不常在一起,但是友谊永在心中。是过去现在将来,会一起面对一切的朋友。
谢君盛意,为我治印。笔意刀法大有齐吴之风、移褆之韵,边款亦粗朴可爱。对此当浮三大白。


大概斋主2011-09-11 10:20:44 [转文并附言]
这篇博文、图的作者王晓平是我发小,及长,交往莫逆于心,亲胜兄弟。走向社会以后,虽然不常在一起,但是友谊永在心中。此番蒙老友盛意,为我治印,衷心感之。细细品赏,笔意刀法大有齐吴之风、二王之韵,边款亦粗朴可爱,十分喜欢,更兼涵了深厚友谊,当以斋藏重器而宝之。

 

格林班2011-09-10 21:58:30[回复] 

看了让人感动。

(原创)同学情谊金石缘 - 仁寿山人 - 仁寿山人 的博客
 

 

既然一拳打来 当然还以一脚

(2011-09-17 11:27:02)

日前蒙挚友晓平君奏刀精工为我治印两方,感其盛情,思投桃报李,这两天得空在书橱一隅觅得一卷西泠印社一些名家之印谱的原始散帧,有西泠印社创建人丁辅之、王福庵、吴隐、叶为铭和首任社长吴昌硕、第二任社长马衡及部分著名篆刻艺术家的印谱真迹等,还有第三任社长张宗祥的题签。  此卷已在书橱静静待了48年,近期才知晓平亦喜金石之道,期待在同学会时赠送给他,愚以为堪可学习借鉴收藏欣赏。倘能对晓平的艺术造诣有所帮助启迪,我之愿也。

格林班:此物珍贵,博主之情谊更可贵。

博主回复:2011-09-18 21:19:22

呵呵,知我者班长也,谢谢褒奖鼓励。精神高于物质。记得你博文中提过:人与物-人与人-人与情(精神、情感、灵魂、内心认知、宗教等层面)空闲时,常思考,图领悟......

 

运河船夫2011-09-19 11:47:33[回复]

当看到这些真迹拓片,已是一种享受,并感受到了一种浓浓友情回馈。得知晓青要将此“珍宝”一并送我,实在令我感动不已,先深表谢意。有这样的朋友,有这样的知交,不枉我们相识、相交一场,并在同学、朋友中留下永久的佳话。班长曾是分管西泠印社的领导,更知这份作品的弥足珍贵。我倒有个建议:让我与晓青间的金石友谊、乃至同学间的深情厚谊,在更为广阔的领域得到进一步的见证,并将金石之谊,永留在世,当作见证。

·    博主回复:2011-09-19 16:38:07

此物在你处可以发挥更大效能,在我处基本“束之高阁”冷宫待遇。这些原始散件,可以整理托裱一下,装帧成册页,以后不断补充,内容丰富了或可出版(当然要收进你王大师的作品)哈哈。

·    运河船夫2011-09-20 11:12:00[回复]

我们不谋而合,我想将它裱成长卷,或你说的册页,题写上你我、班长等的留言、以及我为你刻制的印章,及同学的姓名。作为我们三衙前六甲班或(66届)全体同学会的一个纪念册。再请德高望重的刘江老师题写“金石缘”或其他重量级书画篆刻名人题签。在西泠印社成立110周年或120周年时,作为西泠印学藏品、作为我们同学“金石缘”的永久见证。这是我的想法,如有不妥,或还达不到馆藏的标准,那我仍将会视作无价珍品,厚谊深情,永久珍藏,伴随终身。

 

大概斋主 回复

2011-09-20 12:03:28

哈哈,童年时那率真激情的性格一点没变。

(原创)同学情谊金石缘 - 仁寿山人 - 仁寿山人 的博客

 

(原创)同学情谊金石缘 - 仁寿山人 - 仁寿山人 的博客

 

(原创)同学情谊金石缘 - 仁寿山人 - 仁寿山人 的博客

 

(原创)同学情谊金石缘 - 仁寿山人 - 仁寿山人 的博客

 

(原创)同学情谊金石缘 - 仁寿山人 - 仁寿山人 的博客

 

(原创)同学情谊金石缘 - 仁寿山人 - 仁寿山人 的博客

 

(原创)同学情谊金石缘 - 仁寿山人 - 仁寿山人 的博客

 

(原创)同学情谊金石缘 - 仁寿山人 - 仁寿山人 的博客

 

(原创)同学情谊金石缘 - 仁寿山人 - 仁寿山人 的博客

 

(原创)同学情谊金石缘 - 仁寿山人 - 仁寿山人 的博客

 

(原创)同学情谊金石缘 - 仁寿山人 - 仁寿山人 的博客

 

延伸读物: 

作为西泠印社社长的张宗祥

——谨以此文献给西泠印社第三任社长张宗祥先生

沈慧兴

海宁张宗祥先生,作为教育家可见于中国教育史,作为校勘家可见于中国学术史,作为书画家可见于中国美术史;先生的《十五贯》《荆州记》可存于戏剧史,《本草简要方》可存于医药史,《铁如意馆诗草》可存于诗词史。而作为西泠印社的第三任社长,为何少见于中国的印学史?是先生本不治印呢,还是先生诸艺兼擅,印学为学术、戏曲、书画所掩?

因晚生曾取字冷君的缘因,于十多年前详读了冷僧张宗祥先生的生平事迹,在曾经拜读了先生手书的《论书诗墨迹》后,才认识先生的书论成就。加之先生为西泠印社的第三任社长,又因为先生曾在桐乡桐溪学堂教过书【1】,所有的因缘,都是作为一个印学爱好者的我,对乡邦历史文献和中国印学史无比热爱的结果。

有关先生的生平介绍,见于传记及网络者凡数百种,此不赘述。本文拟从印学史和西泠印社史的角度,以张宗祥先生担任西泠印社社长前后四五年的史料为基础,对先生的艺术人生作一点小小的补充。因时间紧迫,资料有限,不周之处,还望方家指正为谢。

一、担任西泠印社社长前后所做的主要工作

先生原名思曾,字阆声,浙江海宁人。先生启蒙虽晚,但聪颖过人,加上用心专注,勤奋刻苦,少年即与同邑蒋百里有“文武两才子”的美誉。1909年以“补行庚子辛丑恩正并科”的举子身份,赴京殿试,获得一等成绩,即任大理院推事兼清华学堂教员。次年又迁五品,加四品衔。辛亥革命后,在浙江教育司与鲁迅共事,【2】又任中央教育部视学等职。兼任京师图书馆主任后,便戮力研抄古籍,搜整善本。后任浙江省教育厅厅长,致力于文澜阁《四库全书》的补抄工作,功不可没。张宗祥博学多能,于文史、书画、医学、戏剧等皆有所长,尤对近现代书学理论,卓有建树。新中国成立后,任浙江图书馆馆长、省文史馆副馆长等职。
    众所周知,西泠印社发起于1904年,但经过了十年的筹备,才于1913年正式召开社员大会而成立。又经过印社同仁二十多年的努力,至1937年前,印社的规模才基本形成,并确立了天下第一印学名社的地位。抗战期间一度停止活动,社产由叶铭等人看护。1947年恢复活动,但1952年社中资产移交政府后,就基本没有活动了。西泠印社在杭州的一些老社员韩登安【3】、阮性山【4】等,一直没有放弃恢复西泠印社的努力,只是人单势薄,时机未到,不能如愿。

张宗祥先生与西泠诸子交往密切,对西泠印社的恢复工作十分关心。在1956年召开的浙江省第一届人大四次会议上,就提出了恢复西泠印社的提案,主要内容是先恢复西泠印社的印泥制作和书画用品的供应,使游杭州者可以有一个购卖印泥及书画用品的地方。由于张宗祥在浙江的崇高威望和地位,这一提案得到了浙江省委和杭州市政府领导的高度重视。从此,西泠印社的恢复工作,如一声春雷,掀开了一个全新的序幕。

此后的一年中,潘天寿、沙孟海、诸乐三、韩登安等纷纷在不同场合、不同会议上提出恢复西泠印社的呼吁,给恢复工作制造舆论氛围。至1957年11月,各方面的条件已经成熟,就于11月17日在张宗祥先生的寓所(龙兴路6号)召开了西泠印社第一次非官方的筹备会议。会上选举张宗祥先生为筹委会主任,陈伯衡、潘天寿为副主任,沙孟海、诸乐三、阮性山、韩登安为委员,韩登安同时兼任秘书。这样的筹备会议一共开了六次,基本上都是在张宗祥先生的家中召开的。到1958年1月19日,“公助民办”“自负盈亏”的西泠印社营业部正式开张。开张之日,张宗祥先生还代表筹委会作了社史和筹办经过的报告。这个营业部就是“杭州书画社”的前身。营业部的成立,为西泠印社的恢复工作打下了一个良好的活动平台。而张宗祥先生的奔走呼吁、身体力行是功不可没的。

从1958年到1963年间,西泠印社的营业部虽然在正常营业,但西泠印社并没有真正恢复起来,其中还经历了一段曲折的过程。张宗祥先生在1957年提出恢复西泠印社的提案时,黄源是浙江省文化局的领导,但不久黄源就被划为“右派”,换由许钦文副局长分管西泠印社的恢复工作。从人事上讲,应该还不是大问题。但到1958年9月,西泠印社下放到杭州市文化局管理,给恢复工作带来了一定影响。1959年夏,杭州市文化局成立了西泠印社办公室,王树勋任办公室主任,限于当时条件,并没有开展活动。为此张宗祥先生感叹地说:“筹委会名存实亡了。”但生性执著的张宗祥并没有就此放弃,他在1959“杭州书画社”开张时,亲自联系金越舫等藏家,借了很多的名贵书画举行金石书画展,以此来重振西泠印社的名声,给恢复工作造势,真是用心良苦。同时,先生还与陈叔通、邵裴之等人带头将家藏书画捐赠给西泠印社,为西泠印社的恢复工作重新燃起了希望。

功夫不负有心人,1961年8月,恢复工作才有了实质性的变化。原来时任周恩来办公室副主任的刘昂等人来杭视察工作,并到杭州书画社观赏字画。期间她在接见书画社负责人及部分书画家时了解到西泠印社当时的情况,就建议浙江省委有关领导恢复西泠印社的组织机构和创作活动,以扩大金石书画的社会影响面。当年9月,浙江省委书记处书记林乎加、副省长李丰平等领导根据刘昂同志的意见,一再指示杭州市委要恢复西泠印社的组织,并开展有关学术活动。杭州市政府、市文化局经过认真研究,决定由杭州书画社具体组织筹办。于是西泠印社的恢复工作就马上提到了议事日程。从1961下半年开始,恢复工作就紧锣密鼓地开展起来了。首先是在当年10月,起草完成了恢复工作计划和经费预算,并报杭州市文化局。1962年春,市文化局基本同意了这个方案。于是在当年5月16日,在杭州市平海路电影发行放映公司二楼会议室召开了第一次政府出面的专题讨论会,张宗祥、潘天寿、邵裴子、沙孟海、吴寅、朱醉竹【5】、韩登安、陆维钊等参加座谈。杭州市文化局局长孙晓泉主持会议。会上张宗祥先生说:“西泠印社的学术活动,应该继承下来,徽、皖、浙三派,浙派发展势力最大,不仅是浙江的特产,且是东方及世界上独具的。” 【6】与会人员各自谈了看法,虽然没有很成套的思路,但对西泠印社的恢复工作,已经很有信心了。

从1962年6月开始,恢复工作正式开展。杭州市文化局抽调了王通一、王萍、王树勋、韩登安、朱德班等人参与了恢复工作,在全国范围内进行社员的摸底调查。期间,筹委会还与浙江省博物馆、杭州市园文局等单位进行多次协商,返还了西泠印社的部分房产和原有物品,使西泠印社的活动场地有了根本的保障。这些活动,张宗祥先生始终参与其中,并充分利用他在浙江的威望,在争取资金、返还社产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同年12月12日,又由杭州市政府名义召开了一个“西泠印社筹备座谈会议”,各方面的艺术家35人参加。潘天寿主持会议,张宗祥以筹委会主任身份致辞,浙江省委、杭州市政府领导讲话。这次会议,标志着西泠印社的恢复工作已经基本成功。

经过十个月的紧张筹备,1963年10月25日,西泠印社成立六十周年大会在杭州华侨饭店如期召开。与会社员40余人,新入社的大都是当时的书画名家,如傅抱石、沈尹默、潘天寿、谢稚柳、程十发等。会议通过了新的印社章程,拟定了重振西泠印社的全面规划。会议期间,选举产生了新一届理事会,张宗祥先生当选为社长,潘天寿、傅抱石、王个簃、许钦文当选为副社长。10月29日,历时五天的庆祝大会胜利闭幕,浙江省副省长霍士廉、杭州市委书记王平夷等领导还接见了张宗祥、沈尹默、马一浮、唐醉石【7】等老艺术家,受到了极高的礼遇。会议期间,还举办了“历代金石书画家篆刻展”、“捐赠作品展”和“现代金石书画展”,进行了“篆刻史上的几个问题”、“西泠八家的艺术特点”二个学术讨论会,使庆祝活动充满了学术气息,在当时产生了广泛的影响。《人民日报》、《浙江日报》、《杭州日报》都作了长篇报道,西泠印社的名声远播海内外。至此,恢复西泠印社的工作才算正式完成,对于西泠印社而言,无疑是一次绝处逢生的重大历史转折。在恢复过程中,如果没有张宗祥的大力支持和积极筹备,西泠印社恐怕再推迟十年也未必能恢复,先生对西泠印社的历史性贡献是谁也无法取代,谁也无法抹杀的。

在谁担任西泠印社社长这个问题上,张宗祥还提出了二个人选。首先是潘天寿,认为潘天寿年富力强,兼又才高,是可以胜任的。另一位是西泠印社的早期创始社员唐醉石,张宗祥先生提议由他当社长,但被唐老婉言谢绝了。事实上,当时担任西泠印社社长,是非张宗祥不可了,因为论资历和名望,在浙江及至全国,先生德高望重,是无人能与他比肩的。虽然他不刻印,但西泠印社是一个文人的社团,重的是全面的学术修养的水平,而并不斤斤于一技之长短。况且张宗祥先生已经为西泠印社的恢复做了那么多工作,实际已经起到了领头人的作用。所以张宗祥任社长,是众望所归,水到渠成的事情了。在那个时期,西泠印社非常需要一个像张宗祥先生的人来主持西泠印社的工作,也只有张宗祥先生那样的人物,才能为西泠印社的恢复和重建工作提供强有力的支持。如果说张宗祥先生担任西泠印社社长是历史的产物,那么西泠印社也应该以拥有这样的社长而庆幸。

张宗祥先生担任西泠印社社长一职后,首先就提出了每月活动一次的建议,得到了社内同仁的积极响应。第一次聚会是在1963年12月,第二次是1964年1月,第三次是1964年2月。但不知是活动过于频繁,还是经费无法落实,以后就没有活动了。但从社员们的活动情况来看,复社后社员们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积极性是很高的。之所以三次活动后就没有了下文,我想无非有二个原因,一是1964年张宗祥已是83岁的老人,身体开始不好,无力再为西泠印社的事操心。其次是当时的政治空气相当紧张,一不小心就打成右派,人们已经没有研究印学的闲适心情了。

1964年春,西泠印社还恢复了社员的雅集活动,并着手筹备了吴昌硕诞生一百二十周年纪念活动的各项工作,但限于时局的变化,这个活动没有如期举行。一直到1965年8月张宗祥逝世为止,西泠印社基本上已经没有什么活动了。这个“文化大革命”前期的特殊年代,西泠印社的部分建筑和文物也被认为是糟粕而应该剔除,批判“只专不红”的论调无比高涨,印社的人员如韩登安等也基本调走,所有的雅集、活动、出版都无法进行下去。面对如此的局面,我想任何人都难有作为,何况是暮年的张宗祥先生。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下,西泠印社还编印了《吴昌硕印略》、《西泠四家印谱》、《毛主席诗词印谱》等印谱,油印了《西泠印社志稿》、《西泠印社小志》等社史资料,社员钱君匋、叶丰撰了《中国玺印流源》等印学著作,为印学之灯不息作出了最大的努力。

二、关于张宗祥先生的印学认识

先生不刻印,但并非不知印。由于他有着丰富的金石碑版学知识,对金石书画的典故了如指掌,对印学的认识也是相当全面而深刻的。他在《手抄六千卷楼读书随笔》中说:“予昔为刘次尧兄先人所刻《印谱》题一律诗,首四句云‘龙泓开浙系,金蝶任心裁。海上泥封盛,人间玉石灾。’盖印刻自文三桥、何雪渔以降,徽式成矣;至丁氏始力追秦汉,一变积习。浙派八家惟叔盖用石如之法,其他皆确守丁氏规模,不敢稍失。近世海上吴昌硕辈,以苍古相号召。苍古之后继之以剥蚀,剥蚀之后继之以断烂。追摹数千年破烂模糊之刀笔,以相炫耀,庸讵知古印当年之不如是耶?以石仿金,以非旧制。更仿断烂,复何所取?昌硕中年尚有极佳之作。其依附末光者,无昌硕之学力,而学其貌似,其实非汉印,大类泥封耳!浙派由是衰矣。此种印刻与陶心云、李梅庵之书,正可同慨也!”【8】这段之字,非常明确地指出了浙派的特点及衰弱的原因,以及吴昌硕后期印作的一些习气,非行家里手不能道也。同时也证明了他对印学的关注程度和参与程度,作为一个印学品评家,篆刻的正脉应该是什么,不应该是什么,在他胸中有一个非常明确的标准,决不是纯粹的刻印者所能达到的高度。

他对印人和印风的品鉴,同时体现在《咏西泠前四家》一诗中。诗云:

文何后继柔靡甚,淳朴难求返古风。

一代西泠开浙派,印人翘首仰龙泓。(丁敬身首开浙派,法汉印)

正正堂堂法汉章,昆刀切玉不嫌刚。

朱文圆至臣斯篆,谁道先生笔主方。(蒋山堂圆朱文极圆浑。世谓西泠法汉皆方笔者误。)

铁生以铁作生涯,冬馆严寒着冷花。

书画诗篇皆入妙,一编海外拜名家。(奚铁生印谱书画及冬花馆诗集,日本皆为辑印。)

洁净细微力自遒,不须扛鼎始风流。

若从画法评刀法,好向云林冷处求。(黄小松书画篆刻皆秀隽,别有风度。)【9】

这是先生对西泠前四家篆刻艺术的高度概括,言简意赅,深得印学三昧,且以论印诗的形式出现,在印学理论研究中应该占有一席之地。在先生晚年,他对印学的关注程度依然不减,在《题杭州西泠印社七一纪念印谱》中作诗云:“建党于今四十年,炎炎赫赫日升天,灭资反帝保人权。工铁农粮齐发展,昆刀鸟篆细雕镌,铭功载德遍球传。”【10】虽然内容有明显的时代特色,但总是以论印诗的形式出现的。在60年代,文艺必须是为政治服务的。但张宗祥不党不群的性格,还是体现了文人固有的习惯,在时代的大背景下,不忘“昆刀鸟篆”的吟咏,可见先生也是印迷一个。

三、关于张宗祥先生的人格魅力和对西泠印社的历史性贡献

关于为人之道,很多先生多有论述。但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先生的真。在婚姻问题上,先生多次谢绝达官贵人的好意,不弃原配王氏;在京师图书馆时,他一头扎进故纸堆,整理遗书无怨无悔,他是一个真正爱书如命的人;在补抄文澜阁《四库全书》时,他利用个人的交情和信誉,想方设法筹措资金,终于使文澜阁《四库全书》如数补齐;在新中国成立前,有人要他去台湾,被他严词拒绝。国民党想把杭州文澜阁的《四库全书》运到台湾,也被他设法留下。以上种种事迹,都表明了张宗祥先生是一个正直的中国知识分子的典型形象,他的人格魅力,就是一个真字。他对国家对人民都是真爱,1951年元旦,先生写道:“人为群众服务而来,不是为个人权利享受而来。”【11】在1962年他又说:“为知识分子者,更应当一心一意为国服务,切不可又来争权夺利的一套。更不可有一毫权威思想存在胸中。”【12】他虽然不是共产党员,但他的信念,是与共产党员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是一样的。他对中国传统文化也是全身心地投入,他在转移数万册《四库全书》的过程中,并没有考虑个人的得失和安危,他尽到了一个读书人爱书的职责;先生待人很真诚,没有一点虚情假意,敢于讲真话,凡此种种,都是应该在我们这个时代发扬光大的。

关于治学之道,他在《冷僧自编年谱》1964年一条中说:“凡人要治学做事,必当先有傻劲。有傻劲,然后可以不计利害,不顾得失,干出一点事业,成就一点学问。”【13】现在以本人的切身经历看来,真是至理名言。现在很多从事艺术工作的人,总是想着做事能对自己有多少好处,有多少利益可得,而不想着对艺术、对历史有什么好处。所以往往做不成大事业,这是多么深刻的人生体验。张宗祥先生的人格精神,是我们后人永远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宝贵财富。

关于张宗祥先生对西泠印社的历史性贡献,前人早有论述,现摘录二条:谭建丞先生在《张宗祥谈书法》一文中说:“我与张宗祥先生交游数十年,为重振西泠印社,曾同尽微力。”【14】张钰在《张宗祥整理、校勘古书的简介》中说:“他也关心浙江西泠印社,认为西泠业务与学术有关,影响及到日本和远东。因此,生前建议复社。”【15】

张宗祥先生在恢复西泠印社方面所做的工作和历史性贡献,虽然在西泠印社的有关文献中有所涉及,但还不够全面系统。从本文简要介绍的情况看,他对西泠印社的贡献主要有二条:一是充分利用了他自己的威望和地位,从领导层面为西泠印社的恢复而奔走呼吁,而这个角色,别人是无法代替的。从实际的情况看,张宗祥先生也很好地完成了这个历史的使命,将西泠印社在他的有生之年恢复了起来。作为艺术家的张宗祥先生,这是他个人成就中最光彩的一页。二是确立了西泠印社的学术研究地位。西泠印社固然是文人的社团,但以前的社员对学术研究的认识,已经和现代意义上的学术有很大区别。由于张宗祥先生在教育、文史方面的现代意识和高起点高要求,使西泠印社在恢复之时就确立了学术立社的原则。这是西泠印社傲然独立于其他社团的最大资本,也是西泠印社一百多年来为学术界所仰慕的真正原因。

                 2008年10月西泠归来草定于桐乡河畔居

(本文收录于《张宗祥学术思想论文集》,中国文史出版社2009年第一版。)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书画鉴赏
阅读(628)| 评论(4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